燃文小说 - 科幻小说 - 武德充沛有几个男主角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无所知

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无所知

        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某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昆仑猛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长出了一口气,从床上坐起来,小声道:“终于把你们都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帮我觉醒,又救了我性命,我自然感激,然而我用‘实相’之力,已经帮你们看到足够多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要为自己考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什么需要休息,什么需要吃喝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自己确实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是那么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自己要想办法独自越狱,离开这个让人头疼的罪狱世界,回到星云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被奴役的人们等着自己去拯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老部下还等着自己去号令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沦陷的国土正等着自己去收复!

        而越狱这种事,人越少越安全,成功率越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不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各位狱友,你们在这里继续囚禁着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先走一步了!

        李昆仑定了定神,伸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按,低喝道:“实相!”

        虚空中浮现出模糊的水光,如同另一個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想想,时间坐标已经用掉了‘此刻’、‘一小时后’,那就从‘两小时后’开始,让我直接从那一刻朝未来一路前行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昆仑一步跨进水光荡漾的世界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化为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光世界渐渐缩小,眼看就要消弭不见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浑身是伤口的身影从水光中滚出来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他妈完全跑不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昆仑躺在地上,破口大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李昆仑不耐烦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有一些声响,阁下您这里没问题吧。”侍从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搞夜宵来,多搞点,我要补充能量!”李昆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走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昆仑躺在地上喘息了好一阵子,等恢复的差不多了,这才艰难的从屁股后面抽出一张纸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去找笔,直接用手指上的血开始书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在罪狱里搞到这样的名号,也算得上是独一份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姑且先加入你们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让时间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号之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城主战正在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小德原地摆开拳架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铁线拳一共六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第五式捶劲的发力正好可以抓住许侍虎“焰引”第六式的一个空隙,打在他的左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招中,起两仪,接千手,长月疏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    六位魔神站在场外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招是不会起什么效果的,只会暴露出自己的各种技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如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吧!”许侍虎怒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拳头上沾满了熔浆与烈焰,带着呼啸的热风,朝武小德胸口轰来。???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濒死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路可以走,谁愿意去感受濒死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拼尽全力所能获得的最强力量,就是这个名号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志明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让我失望啊!

        武小德双手交叉在胸前挡住对方的拳。

        咚。

        混杂着烈焰的拳头打散了他的双手,狠狠砸在他的心口,将他打飞出去数十米,滚落地上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宣泄似的放声长吼,举起双手朝下方的观众们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下们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起来!你还有一口气!让我好好享受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小德默默从地上爬起来,口中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,低喝道:“还有一拳,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要出手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安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世界仿佛突然陷入了死寂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什么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    他朝擂台外望去,只见擂台下的人们全都骚动起来,大声呼喝着、庆祝着、全都等待着自己获胜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婆和等猴满面忧虑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猴嘴里还咒骂着什么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行空神鸟剩下的几个人脸色惨白,似乎已经知道失败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没有声音?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自己根本听不见他们说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是谁动了手脚?

        他猛然望向武小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武小德摇摇晃晃的站在擂台的另一边,嘴角轻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小德正要说话,忽见一张纸钱悄然飘落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啊,我这里才刚刚变成死亡世界,就有人给我烧纸,真是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无奈的接住纸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纸钱燃烧殆尽,显现出一张以血水写就的字条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把死亡世界的范围扩大到擂台外,那么站在围墙上的魔神都会死,但它们在临死前会召唤一个沉睡在魔窟最深处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家伙才是罪狱真正要封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会毁灭一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躲在死亡世界的你避开了整个毁灭过程,其他人乃至诸多平行世界都被它毁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小心点啊,我不想死啊,求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——李昆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小德看着这行字,嘴角不由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血写就的字条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的教训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看哪儿?快回答我的问题!”许侍虎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的火光更加炽盛,立刻就要冲向武小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下一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的火光迅速变得黯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他自己身上的毛发、皮肤、肌肉也在以目力可见的速度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一头长发全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皮肤开始枯败、变灰,肌肉也迅速松弛、萎缩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小德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形忽然漂浮在半空,浑身冒出数不尽的黑光,全部覆盖在他身体表面,化作一件黑色长袍。

        擂台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围墙上的那名中年大叔神情一紧,困惑道:“那是一种传说中的怪物,我也是在极其古老的文献中看到过仅仅一次,它应该只属于死亡世界,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的存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高个子男生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保住许侍虎的命,尽量拖延时间,让我们多掌握一些情报,顺便我再学习一下,多领会一下死亡世界的情报。”中年大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一颗极其稀有的延命魂玉,要用吗?”冷美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的,擂台上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世界。”戴着黑色眼罩的大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来,莪有办法。”中年大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我的魂玉不见了。”冷美人皱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出来,尤利西斯。”穿着女仆装的可爱少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色卷发的英俊男子立刻拿出那块魂玉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大叔接了魂玉,随手一招,一片树叶飞来,被他拿着裹了魂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那小子接了纸钱——看来烧纸钱是可以无视擂台规则,用来送东西过去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那树叶上写了一行咒语,念了句“祭魂”,点火一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面前立刻掉落了一片燃烧的树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开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那枚魂玉!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立刻将魂玉含在嘴里,大笑道:“不错,不错,我能感受到这里充斥着我所不了解的力量,它们在汲取我身上的生机,但现在我有无穷的命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小德披着黑袍,轻声道:“干的漂亮,可惜你对死亡一无所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够格跟我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心中的怒火被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被自己打的奄奄一息,只剩一口气,却敢在所有人面前如此大放厥词?

        失心疯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你这种汲取生命的力量很强,但我暂时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打死你,一切都结束了!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怒吼一声,朝武小德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冲出一半距离立刻发现四周的环境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擂台上,竟然出现了一颗又一颗巨大的树木,全部呈现灰败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面也化作灰色干涸的枯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是苍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整个擂台变成了另一个世界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武小德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他背后满是弥漫的诡异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自己朝他冲去之时,他将食指竖在唇前,做了个噤声的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朝那雾气中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他与雾气一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停下脚步,狞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躲?你以为自己躲得掉?”

        满是烈焰的拳头高高扬起,就要朝地面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焰行震地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式拳法是大范围的攻击,就算你躲得再好,也不得不接这一击!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满脸狰狞,正要出手,忽然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很熟悉的手下站在不远处的擂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头到尾他都在大声呼喊,给自己加油,但是这一刻,他忽然捂住嘴,整张脸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朝他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恐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要恐惧?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若有所觉,顺着对方的眼神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自己背后出现了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要严格说的话,这甚至不能称之为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它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大约有三米左右高,长长的头发如同披风一样拖在地上,没有穿任何衣服,显露出瘦骨嶙峋的骨架和皮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怪物看着许侍虎,吐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警惕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怪物不回答,摇摇晃晃的走向许侍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再过来我就杀了你!”许侍虎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怪物恍若未觉,一步一步靠近许侍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打出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那个三米高的人全身层层裂开,化作满是倒刺的软体,一下子就抱住了许侍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侍虎爆发出满是痛楚意味的惨叫,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下一瞬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面一松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满是倒刺的软体就像是一条舌头,卷着许侍虎,直接钻入地下,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面微微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达数米的舌头再次伸出来,缓缓融合在一起,重新变成了那个三米多高的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木然站着不动。